> 銀行頻道 > 行業動態 > 正文

貴州銀行上半年資產減值損失14億 采礦業不良率達18%

1評論 2019-12-23 13:47:16 來源︰中國經濟網

  貴州省即將迎來第二家。日前,貴州銀行已通過港交所IPO聆訊,于12月16日-19日招股,預計將于12月30日上市。

  貴州銀行擬面向全球發售22億股,其中,香港發售股份數目為2.2億股,國際發售股份數目為19.8億股。募資用途方面,貴州銀行計劃將全球發售所得款項用于強化資本基礎,以支持業務的持續增長。12月20日的最新消息顯示,貴州銀行定價2.48港元/股。

  官網顯示,貴州銀行2012年10月11日正式掛牌成立,是以遵義、安順、六盤水三家城市商業銀行為基礎合並重組設立的省級地方法人金融機構,是貴州省委、省政府領導下的大一型國有企業,注冊地、總部設在貴州省省會貴陽市。

  截至今年6月末,貴州銀行共設有1家總行、8家分行和207家支行,共參股13家村鎮銀行,持股比例均未超過20%。

  2018年,貴州銀行迎來了高層變動。李志明擔任貴州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許安擔任貴州銀行董事、行長。新一任領導班子對貴州銀行的發展戰略也作出了調整。貴州銀行在2017年初的發展目標任務為“業務規模快速增長”,而在李志明主持的2018年工作會議中,則修改為“業務規模穩健增長”,並將“早日達到上市標準,擇機登陸”作為主要任務之一。有媒體稱“近年來一系列的高層變動,或使貴州銀行被迫選擇赴港上市”。

  目前,貴州銀行擁有195家法人股東及5112名自然人股東,分別持有該行股份約93.88%、6.12%。持股比例在5%以上股東有四名,分別為貴州省財政廳、(行情600519,診股)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貴安新區開發投資和遵義市國有資產投資,持股比例分別為15.49%、14.13%、8.48%和5.8%。

  截至今年6月末,貴州銀行總資產為3896.22億元,總負債為3622.95億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80.69億元、86.25億元、87.70億元、50.45億元,淨利潤分別為19.61億元、22.55億元、28.77億元、17.90億元。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0.26%、10.93%、10.62%、10.31%,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0.26%、10.93%、10.62%、10.31%,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21%、11.62%、12.83%、12.51%。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28.19億元、30.59億元、23.92億元、14.40億元。據每日,高額的資產減值置換出不良數據的下降,其真實資產質量難言樂觀。

  貴州銀行的貸款高度集中于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其中絕大部分涉及主要從事基建項目的政府相關企業。截至2019年6月末,該行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的貸款為683.89億元,佔該行公司貸款總額的比重最大,約佔49.6%。

  貴州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增加,主要是由于該行業務規模擴大。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的不良貸款分別為13.07億元、14.13億元、19.05億元、17.89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91%、1.60%、1.36 %、1.09%。

  貴州銀行的不良公司貸款主要包括采礦業、、制造業以及批發及零售業的公司借款人的不良貸款。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采礦業公司貸款的不良貸款率分別16.27%、11.15%、16.68%、18.28%。

  公司銀行業務是貴州銀行最重要的營業收入來源。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的公司銀行業務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1.34億元、73.84億元、80.94億元、35.73億元,分別佔總營業收入的88.4%、85.7%、80.9%、70.8%。2016年至2018 年,該行的公司貸款以43.6%的年復合增長率增長。

  今年5月24日,由于出現嚴重信用風險,及銀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貴州銀行招股書披露了與包商銀行業務的細節。貴州銀行于2014年9月開始與包商銀行的業務關系。截至2019年6月30日,貴州銀行于包商銀行的同業存款為14.5億元,且該行作為存款存放于包商銀行的非保本資產管理產品籌集的資金為7.32億元。貴州銀行對于包商銀行的存款確認存放同業及其他金融機構款項的減值損失1.478億元,反映于該行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個月的損益及其他綜合收益表。

  貴州銀行被指是茅台的出納。2018年5月23日,貴州茅台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關于子公司與貴州銀行開展存款業務的議案》。貴州茅台的控股子公司茅台營銷公司和全資子公司茅台醬香公司擬與貴州銀行發生因收款導致的存款業務,控股子公司茅台財務公司擬與貴州銀行發生同業存款業務。

  阿爾法工場報道稱,這就相當于讓貴州銀行成為貴州茅台的出納,兩大子公司銷售的貨款將會悉數匯至貴州銀行,然後再統一轉至茅台財務公司。

  時代周報報道稱,貴州銀行資本充足率較低,自有資本覆蓋損失的程度不及行業平均水平。貴州銀行2016—2018年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21%、11.62%和12.83%,而整個行業2016—2018年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3.27%、13.35%和13.81%,雖然貴州銀行資本充足率逐年增加,但是平均每年低于行業一個百分點左右。此外,時代周報還稱,貴州銀行高度依賴利息收入,恐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局。

  《投資壹線》報道稱,發現第三方發布了一款貴州銀行的存款產品,該產品每萬元返現430元,年化利率高達6.32%。理財平台客服人員告知,返現由平台提供給用戶,銀行給予平台推廣費。

  針對上述問題,網試圖聯系貴州銀行,但截至發稿時並未收到回復。

  赴港上市或為無奈之選高層變動所導致?

  據中國網,早在2015年,在A股IPO受阻的情況下,貴州銀行就曾提出“全面啟動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項目”的議案。按照掛牌的相關要求,同時本著保護股東合法權益的原則,貴州銀行還對所有股東進行股權確權工作。但在一系列準備工作後,貴州銀行登陸新三板一事卻始終無果。

  此後在2018年,貴州銀行董事長李志明在2018年工作會議上曾表示,“早日達到上市標準,各方面工作都要對照上市銀行標準來推進,擇機登陸資本市場”。而在貴州銀行隨後發布的五年發展目標中也提到將“盡快登陸資本市場”作為該行五大目標之一。

  至于為何選擇將港交所作為上市地點,業界紛紛猜測是由于近年來該行一系列的高層變動所導致。

  2017年5月,該行首任董事長兼行長肖瑞彥辭職後,李志明于2018年1月被正式推薦為貴州銀行董事、董事長人選。同年2月2日,貴州省政府辦公廳公布消息稱,同意推薦許安為貴州銀行董事兼行長人選、推薦肖慈發為監事長人選、推薦胡良品為副行長人選。

  而根據證監會發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第十二條顯示,“發行人最近三年內主營業務和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沒有發生重大變化,實際控制人沒有發生變更”。近年來一系列的高層變動,或使貴州銀行被迫選擇赴港上市。

  茅台集團是二股東貴州銀行被指是貴州茅台的出納

  目前,貴州銀行擁有195家法人股東及5112名自然人股東,分別持有該行股份約93.88%、6.12%。持股比例在5%以上股東有四名,分別為貴州省財政廳、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貴安新區開發投資和遵義市國有資產投資,持股比例分別為15.49%、14.13%、8.48%和5.8%。

  2018年5月23日,貴州茅台召開的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關于子公司與貴州銀行開展存款業務的議案》。議案顯示,貴州茅台的控股子公司貴州茅台酒銷售有限公司之全資子公司國酒茅台(貴州仁懷)營銷有限公司(簡稱“茅台營銷公司”)、貴州茅台的全資子公司貴州茅台醬香酒營銷有限公司(簡稱“茅台醬香公司”)和控股子公司貴州茅台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簡稱“茅台財務公司”)因經營業務及發展需要,擬與關聯方貴州銀行發生存款業務。

  簡言之,茅台營銷公司和茅台醬香公司擬與貴州銀行發生因收款導致的存款業務,茅台財務公司擬與貴州銀行發生同業存款業務。

  交易期限為2018年至2020年,茅台營銷公司預計在貴州銀行單日最高存款余額不超過17億元,茅台醬香公司預計在貴州銀行單日最高存款余額不超過5億元。

  茅台財務公司對貴州銀行的同業授信額度為86.95億元,為有效控制風險,茅台財務公司在貴州銀行的同業存款余額預計每年不超過人民幣69.56億元。在不超過對貴州銀行69.56億元的同業存款余額預估金額內,茅台財務公司將根據貴州銀行監管評級、資產規模、風險控制水平的變化對與貴州銀行的同業存款余額額度進行適時調整。

  阿爾法工場報道稱,這就相當于讓貴州銀行成為貴州茅台的出納,兩大子公司銷售的貨款將會悉數匯至貴州銀行,然後再統一轉至茅台財務公司。貴州茅台海量的現金流能夠給貴州銀行帶來源源不斷的儲蓄,大量現金流就好像是一塊,簡單過手也會留下一層油。

  另一方面,“茅台財務公司”的加入則為貴州銀行提供了更多權利,只需稍微增加一點利息,貴州銀行就可以隨時將收到的儲蓄轉化為同業拆借。雖然設置了金額上限,但對于貴州銀行來說,這樣充分自由的現金已經足夠奢侈。

  今年上半年資產減值損失14.4億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80.69億元、86.25億元、87.70億元、50.45億元,淨利潤分別為19.61億元、22.55億元、28.77億元、17.90億元。

  從2016年到2019年年中,貴州銀行的總資產分別為2289.49億元、2863.68億元、3412.03億元和3896.22億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28.19億元、30.59億元、23.92億元、14.40億元。其中客戶貸款及墊款減值損失分別為24.45億元、25.41億元、20.72億元、8.11億元。

  據每日財報,高額的資產減值置換出不良數據的下降,其真實資產質量難言樂觀。

  高度依賴利息收入利息淨收入佔比總營業收入超9成

  時代周報報道稱,貴州銀行高度依賴利息收入,恐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局。

  貴州銀行2016—2018年利息淨收入佔比總營業收入分別為98.30%、101.00%和94.90%,說明公司絕大多數收入是源于收息。但是該行2016—2018年的淨利差(淨利差=平均生息資產收益率與平均計息負債成本率之差)分別為3.86%、3.31%和2.66%,逐年降低;該行2016—2018年的成本收入比例分別為32.53%、33.05%和33.91%,逐年增加。這意味著在同等存款吸收和資金借出的基礎上,貴州銀行的利潤空間逐年被壓縮。如果貴州銀行未來對利息收入的依賴程度繼續加大,那麼公司業績對市場利率的敏感度也會加大,不排除公司盈利存在極大波動性的可能。

  貴州銀行對發行債券獲取資金的依賴程度逐年增加,高成本資金將使盈利承壓。貴州銀行2016—2019年已發行債券分別為182.97億元、492.89億元、782.82億元和996.97億元,已發行的債券金額佔比公司總負債金額在2016—2019年分別為8.60%、18.60%、24.80%和29.70%,說明公司越來越需要通過發債來滿足自身資金的需求,側面反映公司吸收存款的能力較弱。

  不良貸款年年攀升采礦業不良貸款率上漲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的不良貸款分別為13.07億元、14.13億元、19.05億元、17.89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91%、1.60%、1.36 %、1.09%,撥備覆蓋率212.86%、192.77%、243.72%、323.27%。

  貴州銀行稱,不良貸款余額增加,主要是由于該行業務規模擴大。

  貴州銀行的不良公司貸款主要包括采礦業、房地產業、制造業以及批發及零售業的公司借款人的不良貸款。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采礦業公司貸款的不良貸款率分別16.27%、11.15%、16.68%、18.28%。

  貴州銀行表示,該行采礦業公司貸款的不良貸款率增至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16.68%,主要是由于根據對還款能力及信用風險的判斷,該行審慎將兩名公司客戶的貸款風險分類降級。截至2019年6月30日,該行采礦業公司貸款的不良貸款率增至18.28%,主要是由于兩家企業于內部技術過渡期間遭遇經營及財務困難,該行審慎將彼等的貸款降級。

公司銀行業務佔營收超70% 公司貸款的年復合增長率為43.6%

  貴州銀行的主要業務線包括公司銀行業務、零售銀行業務及金融市場業務。公司銀行業務是該行的最重要的營業收入來源。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貴州銀行的公司銀行業務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1.34億元、73.84億元、80.94億元、35.73億元,分別佔總營業收入的88.4%、85.7%、80.9%、70.8%。

  該行向公司客戶提供的服務包括公司貸款、公司存款以及手續費及佣金類產品和服務。2016年至2018 年,貴州銀行的公司貸款以43.6%的年復合增長率增長,而2016年至2018年,該行的公司存款以8.0%的年復合增長率增長。

  截至2019年6月30日,貴州銀行公司貸款進一步增至1379.99億元,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人民幣1218.89億元增加13.2%。截至2019年6月30日,貴州銀行有2772名公司貸款客戶及61814名公司存款客戶。

  從貸款構成來看,貴州銀行以對公貸款為主。2016年-2019年6月末,貴州銀行對公貸款在總貸款中的佔比均超過80%,相對應的貸款總額由590.77億元增長至1370.25億元。

  花朵財經稱,貴州銀行業務結構比例嚴重失衡。這種業務結構,也就造成另外一個隱患,嚴重依賴單一區域(貴州省)和嚴重依賴大客戶。截至2019年6月30日,貴州銀行十大單一借款人的貸款總額為169.02億元,佔公司監管資本的51.4%。截至同日,向該行十大集團客戶的授信總額為255.91億元,佔公司監管資本的77.8%。

  也正是由于這種雙依賴的結構,造成該行在進行對外承攬、承做業務時,易產生重大決策失誤和風險。比如,踩雷包商銀行。

  “踩雷”包商銀行大幅提升同業減值準備

  據中國經濟周刊,在招股書披露的風險因素部分,貴州銀行披露了與包商銀行的同業往來。

  招股書披露,截止2019年上半年,該行的存放同業及其他金融機構款項減值損失準備從2018年年底的60萬元大幅增至1.479億元,其中約1.478億元是由于包商銀行的存款而確認。

  貴州銀行披露,該行于2014年9月開始與包商銀行的業務關系。2019年5月24日,由于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中國人民銀行及中國銀保監會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

  根據貴州銀行、存款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及包商銀行接管組于2019年6月5日訂立的協議,該行存放于包商銀行的同業存款本金中的90.7%由存款保險基金進行保障,同時保留對應收包商銀行的剩余款項進行申索的債權。

  截至2019年6月30日,貴州銀行于包商銀行的同業存款為14.5億元,且作為存款存放于包商銀行的非保本資產管理產品籌集的資金為7.32億元。

  貴州銀行稱,鑒于預期包商銀行的存款的信用風險將提高,該行對于包商銀行的存款確認存放同業及其他金融機構款項的減值損失1.478億元,反映于該行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個月的損益及其他綜合收益表。

  招股書還披露,2019年下半年,貴州銀行于包商銀行的所有同業存款均已到期,目前已獲償付人民幣13.14億元。截至最後可行日期,該行于包商銀行的剩余同業存款為人民幣1.51億元。

  頻遭股東大額股權質押

  據中國經營報,據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2日,貴州銀行今年以來已有7家法人股東合計約出質股權近5億股,佔其總股本的4%。

  7月初,貴州東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糊涂酒業有限公司(簡稱“仁懷茅台酒業公司”)將所持1.89億股出質給廈門國際銀行廈門分行。

  記者根據啟信寶公布數據初步統計發現,1月份以來,該行7家法人股東合計出質股權近5億股,佔其總股本的4%。其中除仁懷茅台酒業公司外,貴州鐘山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和六盤水市保障性住房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出質股權數量均達到1億股。

  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貴州銀行第十大股東遵義恆通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所持2.37億股股權(佔總股本1.91%)也已進行全比例質押。

  值得關注的是,5月底剛完成1157萬股貴州銀行股權出質的貴州(行情600227,產業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多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今年6月24日,該公司還因虛增利潤、信披違規等三起事件被上交所通報批評。

  某投行業務總監表示,一般而言股東進行股權質押對來說不會有太大影響,不過若股東質押比例過高,也會有股權變動的風險;且目前監管加強銀行的公司治理,對銀行股東及關聯交易等方面監管趨嚴,銀行股權被處置或股東出現風險問題,也可能會影響市場對銀行的估值。

關鍵詞閱讀︰

責任編輯︰申雪嬌 RF13056
快來分享: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實時熱點